淡水养殖
网站首页 > 淡水养殖 > 文章列表

[移民话题]流年似水--移民加拿大温哥华的八年

发布时间:2019-06-15


[移民话题]流年似水--移民加拿大温哥华的八年

    居然有人看,太幸福了太幸福了,呵呵.    我们比较走运的是,这间半地下室是有阳光的,还是阳光明媚。

据说许多半地下室终日没有阳光,人住久了都发虚。 而且温哥华真是干净,窗户虽离地过近,但没有一点的尘土扬起,我们觉得在这住的感觉比我们国内那间潮湿阴暗的一楼居室还舒服,我和小肥就粉满意粉乐呵地住下了。

    邻居是一对天津来的年轻夫妻,热情开朗。

特别是那位妻子小谢,爱说爱笑,干活麻利干净。

    合住最怕遇到不自觉的人,脏得要死,吵得要命。 可他们真的是合住的模范,我们两家都是努力不让对方烦心,什么都主动收拾,安静干净。

因为我和胖子那时没有工作,所以先做菜。

小谢要去洗衣店打工,回来得晚,饭也做得晚。

    常常是我们在厨房前的小厅吃饭,他们俩在厨房里炒菜,四个人在一起说说笑笑。     在我们来的头个星期六,他们带我们出去认识周围环境。

先生带我家胖子去认别的地方,小谢就带我去附近的超市,说那的东西比较便宜。     那超市还挺远的,要走半个多小时。 我买了点菜,还很不自量地买了一大瓶豆浆,小谢立刻主动帮我一路拎到家。

    有几次双方差不多同时吃完晚饭,就约着出去散步。

晃着晃着看风景,晃着晃着聊着天,晃着晃着回了家。   真是开心的日子。

    有一次他们跟朋友出去玩,开开心心地去,笑呵呵地回来,跟我们说他们晚上要去吃金螃蟹。 我们不解。     原来他们一行四家八个人,一起去捉螃蟹。     在加拿大,你是不能把小于十六厘米的螃蟹拿走的。

你捉到螃蟹的第一件事是量尺寸,小了就要立刻扔回海里。

当时的季节还是有点天寒地冻的,他们在一个寂寞海滩边捉着螃蟹,看凄风寂寂,四下无人,就把辛苦捉到手的所有螃蟹都拎走了。

    这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典型例子。 一个海事警察就知道这季节的螃蟹大多不够大,随便抓随便准。

于是他坐在警车里,在一小树林后看他们捕螃蟹捕了一下午,就等着他们走的那一刻。

    他们的车一拐弯,只听警笛一响。 八个现行犯当场束手就擒。

人证物证俱全。

所有不合尺寸的螃蟹全部没收放生,还逐只计价。

以天价计,几只螃蟹的罚金共计八百加币。

    只有一只螃蟹合了尺寸,警察还给了他们。     我猜以西人的礼貌,那警察应该还祝他们将有一个愉快的晚上,就志得意满地扬长而去,留下那几个可怜的人,站那拎着一只十六厘米长的可怜螃蟹。     八百加币,人民币五千多元!    我觉得斯人斯景斯螃蟹——哀乐都可以上了。

    四家人一家两百,正好。 他们的朋友不错,说小谢他们没正式工作,不用出钱。

小谢他们人也很好,坚持回家拿了两百。

四家决定晚上聚在一起,吃那只金螃蟹。       可惜他们只跟我们住了半年,就搬去了渥太华。

    如果他们没那么早搬走,我们说不定还会在那半地下室里多住一段时间。     后来再搬来的一位邻居老洪,简直就是一位悲剧人物。     这位大汉来加挺长时间了,买了辆大车,做搬家生意。

人还好,我们也处得不错。     可好景不长,很快他就生病了,好象得的是癌。 人立刻就衰弱下去了,整天呆在屋子里,再没听到他那特有精神气的大嗓门了。     听房东说他是被气病的。 他挣了点钱,经人介绍回国娶了个老婆。 娶得轰轰轰烈烈的,花了很多钱。 可是那女人是骗他的,一来没多久就跟人跑到多伦多去了。

他老婆没了,好象还带走了他不少钱。     我曾在家的时候听到他对着电话在破口大骂,那种气,那种恨绝对是挖心掏肺的。

我想他应该是被气病的。

    他母亲来看护他,很伤心。 对我们说她儿子本来很出色,国内本科毕业,学的是日语,很吃香的专业。 他回国花钱很大方,她家里人也一直认为他在国外混得不错。 没想到他来国外这么多年,做着粗重的工,单身住在这破旧的半地下室里,现在人又得了这病。     老人很可怜,泪汪汪的,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这半地下室从此笼罩在一种沉重的气氛中,老洪总是躺在屋子里,偶尔出来也是虚弱地拖着步子,勉强扯一下嘴角算是打招呼,有时候觉得他连扯嘴角的力气也没有。 他母亲哀伤地看护着儿子,烹着三餐。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觉得连高声笑两下,都是在刺伤他们。

我们嘻嘻哈哈惯了,受不了这气氛,很快就搬走了。

    大概一年后,我们大老远到这附近的公园散步,回想一下刚来的日子。

走到当年的住处前,看着那依旧的窗帘,小肥说,不知道老洪怎么样了。   。

网站地图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区海源北路

Copyright? 2012-2015 版权所有:养殖网www.5124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