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养殖
网站首页 > 淡水养殖 > 文章列表

说说我对多个注册ID的用法与看法:

发布时间:2019-06-10


说说我对多个注册ID的用法与看法:

  我这个人,生于文革前,长于文革中,成熟于文革后,从每天必到邻居家抢读《参考消息》开始,思维的叛逆期,大概比同代人都早些。

到入学年龄,从寄养外婆家,我被父亲接入城,当晚隆重洗脚上床,第二天新衣正式入学,那么一种隆重感,至今是留在我记忆中最初的正式自我始端,可不久,文革派性武斗暴发,我们只能走小路上学放学,后来干脆放学半年,这半年里,听说外面都打死了人,还把死于武斗的一个革命青年的尸体,停在了我的小学的旁边孔庙里,总算,半年过去,经历派性武斗,继而革命小将对封资修的抄家、收缴封资修书籍、剃阴阳头批斗,居委会里批斗不老实的“四类分子”,等等乱动,军工宣队进驻学校,一切进入学习革命批判政治的严肃安定状态,开始了复课闹革命,大会小会早请示晚汇报,进出校门,得佩胸章带语录,忘了戴就不让进校门,一有激动人心的大事件,就组织上街大游行,游行队伍里还常常见得扮各族人民发式服饰的可爱小姑娘,是谓一抹最亮丽的喜色。 。 。

。

反帝反修反封建,整个就是一次次累人的狂欢。

  印象深刻的,还有,同龄一孩子,因在墙上把“毛万岁”“打倒刘少奇”书写反了,“反标”,重大政治事件,大家验笔迹,结果被查出,头被低低地,挂着大牌子,拉到学校大礼堂开批斗大会,会场除了按规定的声讨声,整个就是震惊的严肃,那个可怜劲啊,没法说。 一直到九大召开后,三结合,局势逐渐稳定平和下来,除了偶然拉拉警报学着就地卧倒或者跑自挖的防空洞防美帝苏修原子弹外,一切进入复课学习的相对好气象。   有一天,看完组织一起看的新闻纪录片,看到毛接见外宾里老态的样子,在回家的路上,就跟一位学长喃咕,毛怎么看上去有点老了?结果,被学长一声断喝,可不能这么想与说,毛是高远不会老的!吓得我再不敢吱声,也不敢往这方面想。

  而,整个社会秩序,倒又事实上进入一种最安全和谐状态,人们,只要不被定义为阶级敌人,只要不进入革命权力挟带私心的投机角斗圈,那就是同志,就是互帮互助,尊老爱幼,人性善良的光辉,到处都能体现,相互温暖无限,所以,文革中成长的孩子,,读书,结伙游山下水,捕鱼捉蟹,夏天老少一聚大剩凉,讲千奇八怪的故事,听得入迷,以及至今已经绝迹的多种益智游戏种种,玩得天黑忘了归家,许多,也确实能回忆起那日常生活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偶然到大发水季节,偶然有来自河南的讨饭人,偶然还亮介绍信,证明遭了水灾天灾什么的,是不假的,也说明,当年,农村的穷与苦,是存在的,生产力水平整体还低,是不假的,但,也显然没有黄赌毒拐凶黑,小孩子出门,基本不怕走失,同样真实!  初中开始,教育界反回潮,那个留下“不学ABC,照样闹革命”小纸条后自杀的事件,一下子,给教育界投下一颗精神原子弹,开始了文革后的第二轮大乱吧,那算是我懂事后直接参与文革的过程。

因为我是学习成绩比较好的分子,还因此上过学校台发过言的,相对提倡的又红又专标准,害怕被“白专”,于是强打着应付的精神,也跟着着一时校园里铺天盖地的大字报,挖空心思构想了一篇大字报,说,某某老师,上课不应该说一个上课吵闹的学生是“害群之马”,这种用词是犯“阶级错误”的。 幸好那位被我大字报指责的老师,是位工农兵进驻老师,没有因此遭遇任何麻烦,事实上,相对满园张贴指责严重得多的措辞的大字报,我的这第一份大字报,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再往后,恰好我的班被抽调成“革命试点班”,几乎半社会实践半教室读书,随形势,抽调到工厂,农村,参与生产劳动,接受再教育,恰好,林彪事暴炸,社会整个儿惊呆了,为了肃清林彪遗毒,一度开始了批判“空头政治”,我当时特别感触内心认同,这算是对文革逆反的最初主观意念吧,特别积极投入写大批判文章,可不久,一转成批林批孔批周公了,模糊间,感觉有点奇怪,但当年也没有多少可以多想的,就同时参与批林批评孔运动中了。 我画画好,大量参与评法批儒的谩画的宣传活动,从中也恰好学到了不少儒法东西。

  再往后,就是比较消及地看待与参与一切了,文化大革命的大合唱啦,评水浒啦,张铁生事件啦,为知青上书事件啦,黄帅事件啦,四五运动啦,等等,现实生活的无关联,内心的厌倦,使得人整个儿只求“学习”“革命”“批判”应付得过去就成。

以致,某时即,都引来某政治老师的大为不满,指责我消及对待革命事件革命同学,都关了我半天封闭,让我好好反省,等等,哈哈。   因此,文革其间,我至多只是个幼稚的旁观者。

到是文革后,我却几次被一些官僚扣于搞“文革”动乱的帽子,欲一棍子打死!当然,同时,长久地,在改开四十余年内,也被老同学老同事,甚至我的老师们,常常碰面警告,要是你在五七年,一定是个大右派,小心你的口!想想真是奇妙无比的一种对立统一之我。 而即使到了新千年,上了网,参与自由辩论以来,更是遭遇来自一些文人的无数被扣“文革遗孽”与“毛左”的政治势利大帽子的口水。   是的,我此生虽然没有在当年的文革中参与过任何打砸抢,却在文革后的岁月里,被无数次扣过文革的帽子:现实生活中大多是被党政人员扣,甚至差点被打成“反革命”;网络生活中,则被各种文化奴才们扣,更是不计其数。 最近一次,就前年吧,就因为微信群里因缘孔庙与红领巾场景关系的看法不同,我的观点,“学而时习之,打倒孔家店”,一言不合,还被一位比我还小年纪的什么文化局长,扣以“文革分子”,都什么年代了,一些做官,倒不是人品不好,就是那么点官场心理恶习,相对不同声音,就要当然居高临下地反感,完全视正常的言论自由表达为洪水猛兽,真是心心相传,无往而不废!  有时,碰到这样那样骨子里封建遗孽现代化的专横现象,我真是汗了,尤其是这样一种港台吹来的逻辑,因为据说文革坏了“传统文化”,所以,现在就要将一切传统的东西,全部当宝贝,加以恢复,从跪拜礼,到厚黑学,一些人,真的很奇怪,政治上无能,文化上无知,精神上就极其容易歇斯底里。

甚至,一方面,据说学着鲁迅,按实际的政治用心,斥老百姓奴性,不起来造反,另一方面,又学着政治正确的主子,动不动祭起“文革”“动乱”这顶大帽子,扣向老百姓,要求只允听从,不得乱说乱动,仿佛这样就可以稳操真理!  唉,瞧着这样那样貌似正确无比,却实际种种骨子里犯贱的嘴脸,不能不感叹:相对人类文明演进的大历史,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错乱状态,大城市的陈丹青及崇拜他的一些说是有点文化的小官僚,是种典型,网络里跟着学样的三流才子,在这个问题上就更是泡沫得要了命。 ---这一切,是否可谓一些自赋“文化人”的真正的贱命?。

网站地图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区海源北路

Copyright? 2012-2015 版权所有:养殖网www.512411.com